只有“西藏”,沒有“大西藏”


August 19, 2014 3:20 pm

文/索朗頓珠:

西藏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各級藏族自治地區的統稱。它不僅 有地理、民族、文化、歷史等方面的事實依據,有西藏民族認同和訴求方面的強烈意願,也是西藏高原實現有效治理和可持續發展的客觀要求,曾獲得中華人民共和 國中央政府與領導的承認、尊重乃至支援。時至今日,中國官方在部分所謂“藏學專家”和“西藏問題專家”的誤導下,將其目之為“大西藏”,口誅筆伐,殊不知 這是違背政治現實、歪曲歷史事實、傷害民族感情、有損國家利益的嚴重錯誤,長遠後果極其嚴重,必須立即予以糾正。

“大西藏”在歷史上確有 其實,藏文記載為“博欽波”(音譯),漢文史書稱之為“吐蕃”或“大蕃”,是一個與李唐王朝並立的強大帝國,幅員超過五百萬平方公里,是今天中國西藏地區 的兩倍以上。隨著西藏帝國時代在末代帝王朗達瑪之後終結,西藏的對外征服與統治歸於消散,唯有本土基於地理、民族、認同、經濟、政治等的多重一體性,始終 保持著高度的統一性,延續至今而被稱為——在漢語文中——“西藏”。只有“西藏”,沒有“大西藏”,這是當代的客觀事實,“西藏”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 分,這是當代的政治現實。顯然,官方的“大西藏”這一提法,純屬空穴來風、子虛烏有,是人為捏造的假概念,毫無事實依據,不值一提。退一萬步,即便勉強拼 湊一個當代的“大西藏”,這頂大帽子與其說適合中國西藏地區,不如戴給除中國西藏地區以外,還包括巴基斯坦、印度、尼泊爾、不丹、緬甸五國境內西藏民族世 居地方的環喜瑪拉雅西藏文化圈更恰當。環喜瑪拉雅西藏文化圈與“西藏”顯然不是一回事,但它是中國國家利益和影響力——通過西藏民族及其文化——可以有效 覆蓋的地區,是推動與南亞的區域合作、保障印度洋出海口、制約南亞霸權或抵禦來自南亞威脅的具有高度戰略地位的地緣政治資源。

當今世界只 有“西藏”,沒有“大西藏”;只有“西藏問題”——中國境內西藏地區實現民族統一與民族自治,沒有“大西藏”問題——可有誰在主張或訴求將中印尼巴不緬六 國西藏民族世居地方統一為官方所謂的“大西藏”提法,說輕點是無知地將國際政治領域涉及六個主權國家的環喜瑪拉雅西藏文化圈與中國西藏地區混淆,以前者指 稱後者;說重點不僅是對中國政治現實的歪曲,也是對西藏民族感情的極大傷害,更是對中國國家利益的肆意破壞——此等否定和?棄境外西藏民族世居地區這一重 要傳統利益範圍,將具有全球戰略意義的喜瑪拉雅南線和面向印度洋的出海通道拱手讓人的自毀長城之舉,將使圍堵中國的東部“島鏈”與西南喜瑪拉雅山地實現完 美“合攏”——再加上西部業已形成的伊斯蘭弧形和北面的俄羅斯熊抱——從而形成有效壓制、壓縮中國國家利益與影響力輻射、拓展空間的四面合圍態勢!面對如 此嚴峻的戰略形勢,難道我們還不應該有所懷疑,“大西藏”一詞的杜撰和濫用,究竟是在?“中國”的利益著想,還是在?其他勢力代言?

即便 從“維護統一”的角度理解,指中國境內西藏地區為“大西藏”,將“西藏”的範圍限定為“西藏自治區”的做法,其客觀效果將進一步固化和凸現“西藏”——即 便只是“西藏自治區”——的特殊地位,因為官方在辯駁“大西藏”概念時,其前提是承認“西藏”——雖然只是“西藏自治區”——的存在,而國際社會對“西藏 自治區”曾經如何“存在”是有著高度共識的。況且,指中國境內西藏地區為“大西藏”,力圖將“西藏”限定為“西藏自治區”的做法,非但不能割裂、隔絕西藏 在地理、民族、文化、歷史和認同領域客觀存在的一體性和民族生活日趨統一的時代趨勢,反而適足以違反地理自然條件和經濟發展規律、違背西藏民族願望、傷害 西藏民族感情、陡增民族矛盾與疏離國家認同;非但不能阻抗“西藏獨立”主張的濫觴,反而適足以自撤藩籬,便宜他人上下其手。

對“西藏問 題”具有真知灼見,能夠代表中國良心的王力雄先生曾在文章中表示,承認西藏民族的一體性,尊重並支援西藏民族的統一願望,通過合理的制度安排,實現中國境 內西藏地區的一體化發展,將有利於維護中國的國家統一而不是相反。我是贊成這個觀點的。反觀官方的“大西藏”這一提法,既沒有事實根據,又不符合中國國家 利益,其實並不難洞悉,但為什麼從政府、學界到民間,仍在以訛傳訛、樂此不疲?我想,是時候好好反省帶有強烈偏見的定勢化涉藏思維、表述、政策了,是時候 停止隨著西方指揮棒起舞奉迎了,是時候側耳傾聽西藏人民的聲音了,是時候協力開創面向未來的和解和諧之路了!

2009/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