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達蘭薩拉之尊者達賴喇嘛


十二月 23, 2016 11:24 上午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與旅美華人學者秦偉平攝於印度達蘭薩拉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與旅美華人學者秦偉平攝於印度達蘭薩拉

文/秦偉平

轉眼之間,從印度回到美國已經一個多月了,每天的生活依然是那麼忙碌和充實。這一次印度達蘭薩拉的訪問之旅印象深刻,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腦海里便浮現那些天見過的一張張藏人朋友質樸憨厚的臉,還有略帶靦腆的微笑,他們每一個人的背後都有一個故事,與在達蘭薩拉半夜醒來聽到的狗叫聲,還有清晨的喜馬拉雅日出,一樣親切而溫暖。當然,有一個人的音容笑貌幾乎時刻在我的眼前出現,他就是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

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很奇妙,我曾經在美國紐約有幸與尊者達賴喇嘛兩次會面,但因為時間有限,都僅僅是握手寒暄合影留念,儘管如此,我知道對於世人來說,這已經是殊勝法緣機會難得,同時,我也有幸在2013年聆聽過尊者一場名為“非暴力的美德”主題演說,在2014年參加過尊者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灌頂法會,對於一個崇敬佛學和關注未來的中國年輕人來說,尊者達賴喇嘛的開示讓我對這個世界有了更多的認識。生活在中國大陸三十三年,在當局的長期輿論宣傳中,達賴喇嘛一直是分裂國家的罪人,頭號藏獨份子,中國媒體一直稱呼達賴,根本不會稱呼達賴喇嘛,更不會稱呼尊者達賴喇嘛,一般剛從大陸出來的華人很少意識到直呼“達賴”是一個很不尊敬的稱呼,就好像直呼筆者為“姓秦的”一樣,尊者達賴喇嘛在中國大陸遭遇年復一年的刻意醜化和打壓,但在全世界範圍內卻受到廣泛的尊重和推崇。通過幾次接觸,我親身感受到尊者達賴喇嘛不僅是一個無比智慧的宗教領袖,也還是一個慈眉善目的和藹老人,一直希望有機會可能單獨請教他一些問題,這次達蘭薩拉之行終於如願以償。

達蘭薩拉位於印度北部山區,坦白說,對於此行道路的艱險曲折我早有心理準備。 2016年10月23日傍晚六點,我們中青會訪問團一行從印度首都新德里乘坐大巴車前往達蘭薩拉,預計次日凌晨六點抵達。印度近年經濟高速發展,雖然還沒有開始大規模的基礎設施改造和城市建設,但空氣污染問題已經非常嚴重,同行的一個來自四川成都的團員說,中國當前的霧霾比印度更嚴重,我無言以對只能對中國默默祈禱。凌晨時分,大巴車開始逐漸駛入北部山區,我卻沒有絲毫睡意,一是因為第一次訪問印度,希望多看看印度的城市和鄉村,二是因為內心對於達蘭薩拉非常期待,希望早一點看到達蘭薩拉,不希望錯過任何一個風景。

多年前,我曾經去過雲南大理和麗江旅行,對於大理和麗江之間的崎嶇山路印象深刻,但是這次去達蘭薩拉的山路絕對是世界上最難走的道路之一,一般的山路或曲折或狹窄,但前往達蘭薩拉的山路竟然還有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坦白說,雖然我有十幾年駕齡行程數十萬公里,但這種山路我絕對不敢開。大巴車沒有安全帶,我抓緊扶手,看著窗外朦朧的山坡或村落,時而看到趕著一群山羊的牧羊人,時而看到孤單影隻的夜行者,我不知道他們要去哪裡,也不知道他們為何要在夜間行走……我的思緒也隨著大巴車的頻繁晃動而飄忽,想到1959年尊者達賴喇嘛帶著八萬藏人翻山越嶺,艱險萬分地穿過喜馬拉雅山來到這片土地,我情難自禁,淚流滿面,幸好同行的人都在睡夢中,不然看到我流淚難免尷尬,今時今日,中國大陸的經濟政治也正在發生劇變,很多人都想逃離中國前往自由國家,但絕大多數人卻不敢行動,既沒有足夠的錢,也對外部世界存在恐懼感,但與當年跨越喜馬拉雅山流亡的尊者達賴喇嘛和藏人們相比,條件卻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自由是每個人的夢想,卻需要實際行動去爭取。在為西藏爭取自由的數十年中,有多少人前赴後繼,在路上,我對尊者達賴喇嘛多了更多尊敬,這種感覺只有身臨其境才有,與從書上看到和聽別人講述是完全不同的。

流亡的日子,無疑是非常艱辛的。尊者達賴喇嘛從布達拉宮數万人敬仰的王,顛沛流離到印度達拉薩拉,從一個意氣風發的年輕政治領袖,到一個放棄世俗權杖的得道高僧大德,尊者的內心經歷了怎樣的心路歷程,我們不得而知,這種傳奇的人生經歷放眼千年人類歷史都顯得彌足珍貴,面對中國正在面臨的大變局,我有很多疑惑,希望可以當面請教尊者達賴喇嘛,希望可以得到更多幫助和指引。

2016年10月28日,早晨八點半,我們中青會訪問團一行來到尊者達賴喇嘛的寢宮提前等候會見,尊者寢宮非常簡樸,與大昭寺相連,有單獨的警衛系統,據悉,因為尊者達賴喇嘛是印度政府的貴賓,印度安全部門提供元首一級的安保禮遇,依據程序做好個人資料登記及嚴格安檢後,九點鐘左右我們被安排在一個小會客廳等候,據悉,尊者此刻正在會見來訪的印度官員,我們一行人把準備請尊者加持的佛珠交給工作人員,同時,我與大家再次交代應有的禮儀規範。

九點半,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我們出門左轉走向尊者達賴喇嘛的正式會客廳,意想不到的是,尊者正站在門口滿臉笑容的等候,我趕緊上前握手問候,並一一介紹同行人員,尊者用漢語說“你好”與我們打招呼,我與尊者的確是久別重逢,對於今天的覲見也是非常期待,但尊者從見面開始到會談結束,自始至終,一直拉著我的手,我真沒有想到,也沒有任何心理準備,他剛剛結束歐洲的訪問行程,氣色很好,他的手也非常溫暖,坦白說,從小到大,我的父母至親都沒有這樣拉過我的手一直不放,當時我感覺尊者就是我的親人,我從小就沒有見過我的爺爺,他早在我出生之前已經離世,那一刻,彷彿尊者就像我的爺爺一樣和藹和親切。因為尊者的平易近人,我沒有緊張和激動,尊者也記得我,他開玩笑說我來自美國,是反動派國家。本來計劃因英文采訪,但考慮到為漢藏交流留下一份珍貴的歷史記錄,我臨時決定講漢語,尊者講藏語,由尊者辦公室主任才嘉先生擔任翻譯,同行的龔睿女士負責攝像,目前這次專訪尊者的視頻已經在youtube網站播出,已有五千人觀看。

視頻鏈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_ZGgJPotn8&t=1725s

坦白說,我對中國的前景感到很悲觀,在最近出版的《中國危機路線圖》裡描述了中國即將發生的一些列危機,從債務危機破局,到金融危機經濟危機,再到經濟蕭條社會危機政治危機,最後導致難民危機,我想听聽尊者對於未來局勢的判斷,尊者告訴我說,他認為中國目前不至於產生如此大的危機,經濟改革成功之後,應該啟動政治改革,才能讓社會更和諧;當我問到當前中國乃至全世界的道德水準下滑該如何應對,尊者開示說,佛教提倡的愛心是一劑良藥,如果中國可能發動一場弘揚愛心和慈悲心的革命,將會大有裨益,他個人並不追求自己的待遇,如果中國政府願意,他可以為社會貢獻自己的智慧和力量。當我提到年輕一代對現狀非常不滿該不該用向孫中山學習去打破一個舊世界,尊者說,我們最求的是民主,但是暴力推翻之後,是不是會帶來民主,這是另外一個問題,歷史經驗表面,暴力並不是最好的方式,如果中國政府主動變革,司法獨立,媒體自由,社會進步將會一步步解決很多問題。

本次與尊者達賴喇嘛的會見,原定時間半小時,但最後整整持續了近一個小時,最讓我感動的是,在會談快結束前,尊者突然用英語對我說,他今年已經八十一歲了,或許還可以生活十年,十五年,或二十年,他希望他的生命可以對人類有更多貢獻。他的語氣有點沉重,略帶哽咽,我近距離看到他的眼睛裡泛著淚光,我知道他的擔心所在,人類世界正面臨巨大挑戰,中國大陸的未來走向與西藏的明天也是緊密相連,這種巨大的不確定性讓他憂心忡忡,對於這一點,我能感同身受,我真心希望上天能給尊者更多時間,讓他的智慧和影響力可以利益整個人類社會,而我們年輕一代,更應該努力提升自我,為社會進步和人類文明發展做出應有的貢獻。

因為有幾十個來自中國大陸的佛教徒在等候接見,尊者達賴喇嘛最後與我們依依不捨話別,我們為尊者獻上潔白的哈達,祈求他身體健康長壽,他也與我們一一合影留念,並現場為我們的佛珠加持。這次會面非常特別,我的內心一直充滿著感動,一位美國的藏人朋友告訴我,專訪尊者機會非常難得,而且尊者一直拉著我的手,甚至在藏人世界引起關注,按照藏傳佛教的理解,我是一個很有福報的人,對於尊者的開示和教誨,我想,我會受益終生。
所有對這次專訪感興趣的朋友,都可以通過youtube秦偉平頻道觀看全程視頻,有一個生活在美國的漢人朋友對我說,尊者最後幾句對我語重心長的交代和囑託,讓他十分感動,他作為一個世界級的宗教領袖,這些細節,無不閃耀著人性的光輝,讓他淚流滿面。

【作者:秦偉平,旅美學者,中青會會長,2016年12月13日寫於美國首都華盛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