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先生訃告


July 14, 2017 12:03 pm

作者: 自由劉曉波工作組

中國民主轉型運動的先驅劉曉波先生,於公元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因肝癌被延誤治療而逝世於中國瀋陽,享年六十一歲。劉曉波先生在過去三十餘年中,積極致力 於中國的民主轉型事務,為中國人的民主、自由與人權事業,宵衣旰食嘔心瀝血,並因此四度繫獄累計長達十五年。他是當代中國自由與人權運動的代言人,是一座 標誌著中國人為自由而不懈奮鬥的豐碑。

劉曉波先生一九五五年十二月廿八日生於中國長春。一九七七年入吉林大學中文系,一九八二年入北京師 範大學中文系,一九八八年獲文藝學博士並留校任教,係當代中國第一個文藝學博士。一九八九年,劉曉波參與六四民主運動,被捕入獄,一九九一年一月出獄。一 九九五年五月,因起草《六四六週年呼籲書》再次被捕,一九九六年二月獲釋。一九九六年十月,因起草《雙十宣言》三度被捕,一九九九年十月獲釋。入獄間隙在 北京從事政論寫作。直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因《零八憲章》四度繫獄,被判刑十一年,並在獄中榮膺二零一零年諾貝爾和平獎。

劉曉波先生是一九 八零年代中國思想啟蒙運動的先行者。博士在讀期間,劉曉波多次發表文章及公眾演講,從文學進入文化、思想領域,進而至哲學領域。 《選擇的對話》、《形而上 學的迷霧》等著作,不斷闡發其最徹底的自由思想與對普世價值的追求。其博士論文《審美與人的自由》,使得我們對於自由的理解深入到哲學層次,從而徹底否定 共產意識形態及其統治。他在一九八零年代提出政治民主化、經濟自由化,文化多元化的主張,遠超八十年代的思想啟蒙的高度。

劉曉波先生是六 四民主運動的親歷者、倖存者。一九八九年四二六社論發表次日,北京當局武裝鎮壓已見端倪之時,劉曉波毅然放棄哥倫比亞大學訪學,孤身飛返危城,立即投入廣場運動之中,並撰寫多封呼籲當局啟動民主改革的公開信,發表《六二絕食宣言》,深獲廣場學生信任。在北京當局出動武裝鎮壓民主運動時,劉曉波於六月四日凌 晨與軍方談判,帶領數千大學生自槍口下安全撤離,避免了更大的流血衝突。他自稱是“共產主義末日到來之際的倖存者和見證人”。

劉曉波先生 是六四精神的守護者。在六四後萬馬齊喑的日子裏,劉曉波窮十數年之功,孜孜不倦協助天安門母親群體整理資料,撰寫或修改聲明,協調安排諸多事務,呼籲國內 外媒體關注天安門母親群體。他是天安門母親群體最忠實可靠的同行者。每年六四他都會以自己的方式紀念這個日子,他在物質及精神上幫助了諸多八九一代。

劉 曉波先生是中國自由寫作共同體的組織者。劉曉波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七年擔任獨立中文筆會第一、二屆會長,並擔任網刊《民主中國》之主編。在他的感召下,許 多年輕的政治異議寫作者加入獨立中文筆會,積極關注在中國大陸寫作者的言論及出版自由。在劉曉波的主持之下,筆會活動重點向海內傾斜,創立了立足於中國大 陸的“自由寫作共同體”,並在北京成功舉辦兩屆自由寫作頒獎禮,使得筆會成為舉足輕重的民間組織。

劉曉波先生是中國零八憲章運動的領導 者。劉曉波是《零八憲章》的主要的修訂者、組織者,並幾乎為此付出生命代價。 《零八憲章》是一份關於未來中國政治的藍圖,一份和平轉型的建設性文本,是以 民間為主體構建的憲政共和的集體發聲。劉曉波以自己的人格魅力與影響力,徵集到首批三百餘社會知名人士的簽名。憲章運動立即遭到北京當局的殘酷打壓,劉曉 波一身承擔,鋃鐺入獄,從而榮膺諾貝爾和平獎。

劉曉波先生是當代中國最重要的社會活動家和獨立知識分子。他在六四後,承擔了中國政治反對 運動的組織化工作。他多次介入人權運動與維權運動,關注獄中政治犯、作家及良心犯家屬,縱橫於體制內外,有意識的構建政治反對的人際網絡。他關心下一代青 年作家和異議知識分子,為他們創造良好的發展條件。他放棄了自己的學術研究,以積極幹預的姿態,為中國弱勢群體做不平之鳴。

劉曉波先生是 當今中文世界最重要的政論家和詩人。在過去的二十餘年裏,劉曉波寫了大量關注中國現實問題的政論文章,他以深厚的政治與哲學功底,鞭辟入裏、振聾發聵地分 析當代中國問題之根本所在。他同時亦是一個浪漫奔放的詩人,下筆繡辭,揚手文飛,在文學領域馳騁縱橫。美之追求與人之解放,其理一也。劉曉波已出版的著作 有十六部之多。

劉曉波先生是中國民主轉型運動的殉道者。他以一己之力,垂三十年而不輟,百折不撓地踐行著自己的理念與信仰。正如他自己所 說,自由不只是言說,而是踐行。自由不昌,則無現代文明可言。他對當代中國的民主化、現代化、文明化進程念茲在茲,有生之日皆其奮鬥之年。因此,劉曉波歷 年榮膺全球各國相關獎項如海爾曼人權獎等,達十四項之多,其篳路藍縷承先啟後之功,舉世罕有。

劉曉波先生是中國悲劇中的道義巨人。他認為,“為了所有人都有自私的權利,必須有一個人無私地犧牲。為了爭取到一個消極自由,必須有一種積極抗爭的意志。一個殉難者的出現就會徹底改變一個民族的靈魂。”劉曉波在多年的精神打壓和身體監禁之中,愈加溫和、寬容、謙卑,也使得他的感召力量愈加強大,無遠弗屆。

嗚呼!劉曉波先生之逝,為吾人、吾國之大慟。昊天不弔,折我赤子。河山改色,日月韜光。先生之恙,為系獄所生,吾人當為先生紀其事;先生之萎,為中國而死,吾人當為先生續其志。先生身後之中國,當為先生一哭。

嗟大誌之所存,故表節而不忘。臨遺籍以慷慨,布茲文以哀傷。

自由劉曉波工作組

來源:縱覽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