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时轮金刚灌顶法会的意义


一月 18, 2017 9:45 上午
我在北京透过Facebook Live直播,遥距参加远在印度菩提迦耶举行的第34届时轮金刚灌顶大法会。如友人言:“在雾霾的月光下,还是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寻找心中的太阳。”(摄影:Pazu Kong)

我在北京透过Facebook Live直播,遥距参加远在印度菩提迦耶举行的第34届时轮金刚灌顶大法会。如友人言:“在雾霾的月光下,还是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寻找心中的太阳。”(摄影:Pazu Kong)

文/唯色
五年前,也是此时,我撰文《时轮金刚灌顶法会的意义》,提到电影大师赫尔佐格(Werner Herzog)在纪录片《时间之轮》(Wheel of Time)中,拍摄了2002年10月在奥地利格拉茨、2003年1月在印度菩提迦耶举行的时轮金刚灌顶法会。着庄严法衣、持神圣法器的佛教僧侣,依仪轨一丝不苟地,连续多日伏案,用彩色沙子再现时轮坛城,待法灌完成,信众依次朝觐坛城,尊者达赖喇嘛用锐利的金刚杵摧毁之,使美轮美奂的坛城重又归为彩沙,实则已非沙,全部装入宝瓶,缓缓倾入异国源远流长的河水中,随流水带去的是尊者悦耳之声:“所有的宗教都倡导爱、怜悯、宽恕、宽容、知足、自律,这些是身为人的必备特质,与你信不信教无关,因为那正是幸福的泉源。”

而五年前,在佛陀觉悟的成道之地菩提迦耶,2012年第32届时轮金刚灌顶法会隆重举行。二十余万信众当中,有从境内各藏地去的上万藏人,也有从中国各地去的上千汉人。尊者因此在法会伊始即强调,境内藏人及汉人是主要受众。我在文章中写道:“如果境内藏人可以像汉人那样轻松地获得护照,那么去往菩提迦耶接受佛法甘露的绝不只有上万人。不过在因2008年的抗议而遭严酷压制的今天,能有上万人持护照朝圣实属难得,尽管这当中老年人居多,康和安多的藏人居多,如云南迪庆州的藏人就比邻省甘孜州的藏人多。无论如何,当局给老人发护照并默许他们去聆听尊者法音,应该被视为良心之举。”

遗憾的是,好不容易拿到护照的藏人们一路颠沛,饱经辛苦,终于在圣地领受了宝贵的佛法甘露,度过了幸福而短暂的光阴,却没想到回到家乡后会被“秋后算帐”,所遭受的身心折磨令人震惊:被盘问,被搜查,被没收,被拘禁,尤其给每个人带来可怖记忆的是,他们被集中在一起,与外界隔绝,在称之为“学习班”的多个特殊处所,接受“教育”数周数月不等,其中甚至有年已八旬的老人。所要“学习”的内容,包括“爱国主义教育”、“法制教育”、国家的宗教政策等等,同时还要求人人过关,当众汇报“学习”心得,交代思想感受,新旧对比,“忆苦思甜”,“感谢党恩”。最煎熬的是被有关人员反复问话,软硬兼施。如此“学习”,让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等政治运动的藏人们不堪承受。最后每个人都被记录在册,成了人身自由受限制的特殊人群。

所有参加过那次法会的藏人都被要求上交护照。而且护照梦魇扩大化。2012年4月,西藏自治区当局出台新的护照审批办法,审批程序之复杂、之严苛,几乎无人能过关。而原本拥有护照的藏人,即便没有去参加尊者主持的法会,也要将护照上交,哪怕护照时间没有到期,同样要求上交,并且要接受调查和甄别。虽然当局声称会换发新的护照,但至今没有兑现。并且,四省藏区也采取了相同的护照管理办法。我曾在另一篇文章中写过:“按中国行政区划,藏区分布于五省区(即青海省、四川省、甘肃省、云南省和西藏自治区),各藏区政策虽有所不同,但在申请办理护照方面,藏人基本上都得不到。当然也有得到护照的藏人,却是极少数的,用了很多办法的。而这些办法,对于申请护照就像网购一样轻松的许多中国人而言,称得上是匪夷所思的潜规则。”这也即是说,绝大多数藏人都陷入了护照困境,而这已被诸多外媒报道过。

时轮金刚灌顶法会是弘扬佛法、学习佛法、成就佛道的殊胜法会,却遭如此对待,令人喟叹。五年间,尊者达赖喇嘛还在印度北部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的拉达克列城,主持了第33届时轮金刚灌顶法会,时间是2014年7月3日至14日。那年本是西藏所有神山之首冈仁波齐的本位年,藏人视之为一生中必去不可的转山之年,可是各地藏人不但护照无望,连朝圣境内神山都因办不到“边境通行证”而无法如愿。冈仁波齐位于与印度拉达克接壤的西藏阿里地区,成了格外敏感之地。难道藏人转山的同时,会插翅飞往相距不算太远却山重水复的列城,去拜见所信仰的根本上师吗?强悍的权力者竟如此不自信么?

补充一个黑色幽默,当时一个叫李德成的中共党员,是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宗教所所长,大言不惭地说什么“达赖所为有悖‘时轮金刚法会’的庄严与纯洁特质”,还扮佛门中人解释“所谓时轮”的含义,从佛教书上东抄几句西抄几句,断言“十四世达赖喇嘛每年都要在境外举行‘时轮金刚法会’······影响了藏传佛教的健康发展”,以致被网友嘲笑:“为法会的庄严和纯洁计,特建议此类宗教活动宜由当地党委主办;在尚未建立党组织的世界其他国家,可由当地中国使领馆和孔子学院代办,彻底杜绝西藏分裂势力破坏藏传佛教的健康发展。”
可能需要给这位李所长提供一些讯息。依据相关资料,以日期、地点、信众人数,我做了一份“尊者达赖喇嘛传授时轮金刚灌顶一览表(1954-2017)”发在我的博客上。由此可知,尊者第一次传授时轮金刚灌顶,是在拉萨罗布林卡,当时19岁。1956年尊者21岁时也在罗布林卡举行过时轮法会,两次都有十万信众参加。尊者在自传《流亡中的自在》(中译本1991年台湾联经出版)里讲述他学习时轮灌顶教法时认识到:“这是密教传承里最重要的一种灌顶,对世界和平有殊胜的重要性。”尊者因此对自己的使命有这样的感悟:“我觉得非常荣幸能成为大成就祖师相续无间传承的一名弟子。当念到回向文的最后偈颂时,我被感动得不能自已······我把这件事看成是我堪能在世界各地展开时轮金刚灌顶的佳兆,我做的比我任何一位先世还要多”。是的,迄今尊者已经传授了34次时轮金刚灌顶,多数是在印度的佛教圣地及喜马拉雅佛教信众地区举行,也在美国、瑞士、西班牙、蒙古、澳大利亚、奥地利、加拿大等国家举行过。

而这次,即2017年1月2日至14日,在圣地菩提迦耶有二十万佛弟子云集,参加尊者达赖喇嘛主持的第34届时轮金刚灌顶法会。那么有没有境内藏人前往呢?据多家外媒报道,数千名很不容易拿到护照抵达印度的境内藏人,上个月被中国当局要求立即返回,严禁参加这一重要法会。而来自境内藏人的消息称,若不立即返回,执意参加法会,将会受到注销护照、取消户籍、开除僧职、列入“出入境黑名单”等惩罚。当局甚至还将一份“告知书”发给各地乡村每户人家,严厉警告:“根据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精神,境外达赖集团组织的‘时轮金刚法会’定性为非法法会,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利用信息网络编造、传播转载与法会相关的音像视频、图文信息,组织、煽动群众举行与法会内容相关的活动或庆祝活动”等等,将处以拘留、判刑甚至判重刑,并要求户主签名。此“告知书”也已被外媒报道。

为此尊者达赖喇嘛专门接见了这些黯然神伤,不得不返回家乡的藏人,给予了信仰的加持和慈悲的安慰,并通过媒体特意转告境内藏人:“对于无法参加时轮金刚灌顶法会的境内藏人不要太过失望。藏历11月13、14、15日是时轮金刚法会正行和结行,以及灌顶的日期。届时你们在境内发愿, 我会将你们包含在传授灌顶对象的范围中进行加持祈愿。”尊者还说:“同样,中国也有许多佛教信徒,也一定有想要接受灌顶的人士,我同样也会将他们包含在传授灌顶的范围中进行祈愿。”尊者还鼓励道:“我们境内外藏人分开已经五十七年之久,境内同胞的勇气、对本民族的赤诚之心未变,也包括那些不太关注佛法的同胞。大家的努力使得西藏的正义事业在国际上受到关注,所以想对境内广大藏人们表达感谢,也希望你们要继续努力。”我从Facebook上观看了尊者的开示,尤其铭感于这一段:“上师与本尊的加持,本就没有空间的限制。如今,我们在空间上来说,相隔甚远,但是只要虔心发愿,就能够获得灌顶,不要失望难过。”也因此住在北京的我,连续四日透过Facebook Live直播,遥距参加了远在印度菩提伽耶举行的第34届时轮金刚灌顶法会,领受了嘉瓦仁波切赐予的宝贵法灌,正如目睹这一场景的朋友所言:“在雾霾的月光下,还是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寻找心中的太阳。”

“虚空尚存,轮回未尽,愿留世间,普渡苦厄。”身为佛弟子的我双手合十,感恩以诸佛菩萨示现的尊者达赖喇嘛悲愍苦难众生。时轮金刚是藏传佛教金刚乘无上瑜伽中的一部,是金刚持里面最重要的一个密续。在末法时代,为了解脱救度末法时期的众生,自佛陀圆寂前即已传授的时轮密法将更为传布。而末法现象愈显,则时轮密法也将愈为广传。就在2017年元旦这天,强大的帝国首都北京重度雾霾,令人压抑。望着不见天日、毒气氤氲的窗外,我低声诵读了地藏菩萨本愿经,深感这世界如佛经中所指的五浊恶世,然而救拔众生于苦海的菩萨却遭诋毁,而他们如此结下恶业,难道就不畏惧会招致这样的报应么?——“若有众生,出佛身血,毁谤三宝,不敬佛经,亦当堕于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若有众生,侵损常住,玷污僧尼,或伽蓝内恣行淫欲,或杀或害,如是等辈,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若有众生,伪作沙门,心非沙门,破用常住,欺诳白衣,违背戒律,种种造恶,如是等辈,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祈愿诸佛菩萨慈悲做主,继续超拔所有罪苦众生,令业障消除,离苦得乐。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