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宗教政治化与宗教国家化问题


February 20, 2017 11:01 am

文/颉尔宗·德丹

当美国9·11恐怖袭击和巴黎暴力袭击等,这些骇然失色,触目惊心的重大血腥事件发生后,人们不得不再三深思导致这些事件的支线诱因。相应社会精英对此得出的结论是:在当代全球宗教复兴的大环境下,西方某些国家利用宗教实现其政治目的,或者说试图让宗教服务政治,使宗教政治化导致这些悲剧。

中国这一泱泱大国,也对宗教与政治二者关系的分寸却越来越模糊,在这种模糊状态中,无神论政党直接干涉宗教事务。去年四月下旬,习近平主持召开了全国宗教工作会议,那次会议使宗教政治化,宗教国家化更推进了一大步。会上习近平强调要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要引导信教群众热爱祖国、维护祖国统一 …… 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支持我国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领和教育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等等。那次会上,习重点提出了“四个保证”和“一个重要任务”。所谓“四个保证”,一是保证共产党对宗教事务的绝对领导,二是保证宗教服务于国家最高利益;三是保证共产党对宗教界的统战工作;四是保证党员干部和青少年不能在宗教中寻找自己的价值和信念;“一个重要任务”是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这也是习近平“独出心裁”有别于江胡时代的宗教大政方针。

宗教是一个民族的精神支柱,也是一个民族净化灵魂的永恒归宿。信仰流失和精神断层,是社会崩溃的前奏。在中国宗教国家化的号子已经奏响了,同时,也不难看出宗教国家化的主要对象便是新疆伊斯兰教、内地基督教、藏区藏传佛教。宗教国家化的表现方式若以高级形式出现,便应当是改造人们的思想为主,使国家为宗教,宗教为国家,二者不分彼此。但当局因不懂得礼贤下士,且缺乏改造思想的能力,一开始便以居高临下,用强暴低劣手段改造外在行为,以此试图完成宗教国家化这一目的。

举例来说,如;在新疆维吾尔地区,每个清真寺有政府专门供养的神职人员,另外还有一个干部承包一座清真寺,负责不许外面的人、年轻人、名额以外的人进来礼拜。自2013年以来,新疆自治区政府大力宣传“宗教极端思想”的危害,并极力防范其影响,便采取相当粗鲁的政策,将维吾尔妇女蒙面和戴头巾、男子留大胡子等现象一并归入极端宗教思想之列,禁止蒙面和戴头巾妇女、留大胡子男士进入事业单位和公共场所等。这种粗犷的行经严重侵犯了人权,同时在很大程度上导致维吾尔人与政府之间的对立,进而激化了维汉矛盾,这不但没有达到宗教国家化的目的,反而逼出了许多宗教极端分子,正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这种到滑稽程度的霸道政策使新疆的暴力流血事件接连不断,昨天,在新疆皮山县城又发生砍人事件,导致八死五伤。

在内地当局对基督教进行国家化,其手段更是如此。自2014年初开始,浙江省当局强行拆除省内基督教堂顶部矗立的十字架,甚至夷平整座教堂。强拆导致政府与信众严重冲突,不少信徒因守护教堂被刑事拘留,更有流血事件发生。2015年7月,浙江省已有一千七百间基督教堂的十字架被拆走, 直至目前强拆十字架运动仍在持续。2015年3月,中国宗教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卓新平发表《基督教中国化的三要素》一文,指出基督教中国化就是要做到:“对中国政治的认同、对中国社会的适应、对中国文化的表达”。总之,所谓“五进五化”是基督教中国化运动的重要构成。这“五进五化”是以浙江省为主的全国各地教堂被指令的政策,即:政策法规进教堂,健康医疗进教堂,科普知识进教堂,扶持帮困进教堂,和谐创建进教堂。教堂建筑特色本地化,管理规范化,神学本土化,财务公开化,教义适应化。无论如何,中共当局如此赤裸裸地大搞基督教中国化。被称之为中国的“耶路撒冷”的浙江温州是基督教中国化的重灾区。

至于藏区藏传佛教被中国化而言。首先达赖喇嘛尊者似乎成了当局的心头大患,认为他所构成的“威胁”在某种意义上堪比美国航母进入南海。因此,当局试图让藏区各教派寺院与尊者彻底切断关系,让藏传佛教跟共产党走,不能跟达赖喇嘛走,从而不断宣传藏传佛教要适应社会主义社会。并在寺院里大肆进行爱国主义、社会主义教育,企图把藏传佛教改造成“党传佛教”。

为了全面尽快地完成宗教中国化这个重大任务,全藏区每个寺院都有驻寺干部。驻寺干部越俎代庖寺院各项事务,同时大力宣传党的政策,党的政策完全代替了大藏经。神圣幽静的寺院已变成爱国主义教育场所和旅游景点。仅仅在西藏自治区的1700多座寺院中,驻寺干部就达7000多人,一些噶举派寺院被鹊巢鸠占后,驻寺干部比僧人还多。甚至有些寺院在军警和驻寺干部的双重打压下,完全被关门了,如;比如县塔摩寺、热丹寺等。凡未能通过“爱国主义教育”考试的僧尼被开除了,随后僧舍也被拆除了。

历史上拉萨三大寺(噶丹寺、哲蚌寺、色拉寺),是全藏区藏传佛教文化中心,从前出家人要获取最高学位拉然巴格西,就必须像唐僧西天取经那样,跋山涉水千里迢迢到拉萨,在三大寺僧众大愿法会上经过立宗辩难考取后,才能成为被众人敬慕的拉然巴格西。在藏人心目中,拉萨三大寺是最神圣的佛教中心,是藏民族智慧的源头,也是雪域藏人的精神支柱。如今,因中共当局的严厉控制和打压,三大寺只剩下空壳,寺内僧人寥若晨星,真正愿意学佛修行的僧人在三大寺学不到佛经,反而要跑到边远寺院去学。然而,外来僧人无论到那个寺院必将成为被当局打压和武力驱逐的对象。僧人、寺院、藏传佛教—前途在哪儿?

另外,真班禅绑架失踪,假班禅包装推销;诋毁达赖喇嘛尊者;制定《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党政干部高价出售活佛指标;限制藏人出家;强拆喇荣五明佛学院;逼迫尼姑穿军服唱赞歌;强制召回到印度朝圣的藏人,等等。这些都是当局宗教政治化,宗教国家化的低劣表现,也是对人类精神世界的污染和人道主义的虐杀。

宗教信仰是属于思想文化领域的问题,不同宗教信仰是不同思想文化的表现。纯正无瑕的本土宗教文化成为人们信仰之本,而且对人类社会的协调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眼下,当局以宗教中国化的大政方针下,以党的旨意全面改造各宗教,使宗教共产党化。这不仅违背了各宗教教义,而且也违背了中国共产党所宣扬的宗教信仰自由原则。无论怎样,在宗教政治化和宗教国家化泛滥的这一时代,便滋生出了宗教极端主义,宗教极端主义中又滋生出世人谈虎变色的恐怖分子。这后面会产生什么结果,妇孺皆知,无需再谈。

 

2017年2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