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闻改变不了美国对西藏问题的关注


三月 7, 2017 10:20 上午
達賴喇嘛尊者在蒙古國的記者會上

達賴喇嘛尊者在蒙古國的記者會上

文/頓珠多傑

美國第45屆總統就任已經將近一個月,可是反對這次總統大選結果的抗議活動不僅在美國本土至今不斷,還擴大到世界其他一些國家裡。這可謂是美國歷史上最具爭議和最為熱鬧的一次總統大選。

特朗普先生在競選總統時演講中的很多慷慨激昂的言論,確實讓世界大吃一驚,尤其是那些美國的盟友們個個坐立不安。而特朗普先生就任美國總統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的行為,更是讓世人瞠目結舌。一些國際媒體人稱之為“回歸常態”。弄的世人哭笑不得,大有虛驚一場的感覺。

其中,一向被視為自由世界和中共外交較量中的重要籌碼之一的台灣問題,特朗普先生曾聲稱:“他完全理解一個中國政策,但不明白美國為什麼必須受一個中國政策的束縛,除非美中就貿易等其他議題達成協議。” 還講:“一切都在談判中,包括一個中國政策”,還數次指責中國操縱貨幣,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說中國是“最大盜竊犯” 並聲言要阻止中國無恥地竊取知識產 權,連同他們的非法產品傾銷和毀滅性的匯率操縱。還曾多次表示,將於上任後把中國列為“貨幣操控國”,。同時,特朗普還不顧中共方面將會強烈譴責和背棄自1979年美國與台灣斷交以來近四十年裡,美國在任或候任總統不與台灣領導人接觸的對台禮節,和台灣總統蔡英文通話了話,而且大肆宣揚。

然而,僅僅幾天之後,特朗普給近20個國家的首腦通電話之後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並對外發布;“此次通話非常非常友好!”連用了兩個“非常”。 “白宮還宣布特朗普同意在習近平主席的邀請下履行我們的一個中國的政策。”卻隻字未提就美中貿易等其他議題上是否達成協議。這不是重新回到了美國的傳統路線上去了嗎?真讓習主席虛驚一場,讓蔡英文總統空喜一場。

特朗普還指責美國的盟國們利用美國的防衛保護傘,卻沒有承擔公平的財政份額。說:“我們保衛的這些​​國家必須為自己的防衛承擔費用。如果做不到這一點,美國就準備讓這些國家自己保衛自己。我們別無選擇。” 甚至說出,日本應該發展核武器來保護自己

弄得安倍晉三首相等不及特朗普先生正式宣誓就職就匆匆訪美。可是這次美日首腦會談後,特朗普卻對到訪的日首相安培晉三說:“將加強美和日本的同盟,向世界保證美日同盟依然強大,並形容這種同盟是亞太地區和平與穩定的基石。我們在亞太地區有許多共同的利益。我們將共同促進這些利益。這包括航行自由,及防禦朝鮮的導彈和核武器的威脅。這兩者對我來說都是非常非常優先考慮的事項。”並在重新發布的聯合聲明中提到尖閣諸島屬於美國對日防衛義務的《美日安保條約》第五條的使用對象。反對任何破壞日本管轄這些島嶼的單方行動。而沒有提起保護費的事情。

這不是特朗普先生在競選時猛批的競選對手——前美國國務卿希拉里早在2010年就公開表示過的話嗎?

安培晉三首相這次雖然滿載而歸,鬆了一口氣,可日本政界和媒體卻表露出了對未來不確定性的擔憂。

但是,美國在亞洲的其他幾個盟友卻沒有那麼幸運。只能自求多福,紛紛投向中國的懷抱。

曾經就南海領海問題把中國告上海牙“常設仲裁法院”的菲律賓也尋求中國的保護。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對菲律賓軍官表示,已經要求中國軍艦幫助菲律賓在南部海上巡邏。

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Najib Razak)元月31日訪問中國,在大肆讚揚中國的同時貶抑美國,並簽署購買18艘近海多任務艦(LMS)的合同。中馬兩國總理共同見證了中馬基礎設施建設、農業、教育、質檢、稅務、海關、防務等領域十餘個雙邊合作文件的簽署。

另外,特朗普總統在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貿易問題上講,“我們和中國與其他國家這些可怕的貿易協定,都將徹底重新談判,包括重新談判一個對美國有利得多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要是我們得不到我們想要的,我們就離開談判桌。我們要把一切都推倒重來。”

可是,前幾天加拿大總理訪美後卻不再提重新談判一事,只是講 “稍事調成雙方的貿易關係。”

還批評北約是“過去的任務”。 “這是個殘餘。可是18號,在慕尼黑安全會議(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 MSC)上特朗普政府的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James Mattis )說,美國的安全與北約聯繫在一起。還說,特朗普總統現在全力支持北約。我們必須重申,有保護每個盟國的決心。這是我們根據《北大西洋公約》第5條的義務。這是我們聯盟的基礎。

特朗普先生先前還威脅稱;如果在美國選舉中獲勝,就將讓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禁止來自七個穆斯林人口占據多數的國家的移民進入美國;美國和墨西哥邊界建立圍牆。還有,對中東政策的言論。如此等等,表現出了把所有一切都推倒重來的氣勢,可就是沒有談及西藏問題。這就給中共留下了一個想像的空間。

特朗普時代開始了,一切都具有不確定的因素。在這種一系列不可預測的背景下,中共就試探西藏問題是否也包含在特朗普先生的“重新談判”之列。因為西藏問題也是自由世界對中共的較量中的重要籌碼之一。確實,中共發言人朱維群於2月3日發文,呼籲美國停止利用達賴喇嘛來給中國製造麻煩和加州大學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UCSD)宣布邀請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出席畢業典禮,引發該校受中國領事館管轄的中國學生組織“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強烈抗議的事件,就證明了這一點。

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北京出席盤古系列論壇

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北京出席盤古系列論壇

中共官方媒體《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網》於今年元月14日,以記者查希、張驁和李德意的名義發布了一條題為“白邦瑞:達賴要見特朗普,特朗普沒同意”的新聞。有關原文如下;“美國哈德遜研究中心中國戰略研究主任白邦瑞在北京出席盤古系列論壇時透露;達賴喇嘛開了一個新聞發布會,聲稱想見特朗普,但後者已經表示拒絕。”同樣這條消息中寫道;“在論壇上,白邦瑞就特朗普時期中美關係談了七點主要看法,但強調他是學者,觀點不代表特朗普政府。”

同樣,這條消息中還介紹“白邦瑞現任哈德遜研究中心中國戰略研究中心主任、高級研究員。”還寫道這位白邦瑞先生自己也在回答中美未來在南海地區是否有可能爆發大的衝突時講;“對於我來說,我也只是普通老百姓,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不可否認,大選期間什麼樣的信息都有可能出現,何況這次美國總統大選非同一般。然而,如果我們靜下心來,仔細觀察這則消息就不難看出一些蛛絲馬蹟的。

試想,如果這位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先生講的是真實的話,那麼,這應該是特朗普當局改變有關美國過去對西藏問題上的立場的一個很重要的姿態,實屬重大新聞。但是,這則消息除了中共的官媒《環球網》以外,包括美國媒體在內的任何一家國際多媒體上都沒有出現過,真可謂“獨家新聞”。

還有,這位普通百姓和學者的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先生,既不是特朗普內閣的幕僚,又不是競選團隊的成員,他是通過什麼渠道得到這麼重要的信息呢?關於這個就沒有了下文了。

另外,《環球網》的這則消息出爐後引起國際上的關注,印度報紙《印度教徒報》(《The Hindu》)的助理編輯阿杜阿內加先生(Atul Aneja)看了這則消息後,心生疑慮,於是元月17日用英文寫了一篇(“Is Trump preparing to change the script on Tibet?”)“特朗普準備改變西藏的政策嗎?”的文章。沒過幾個小時白邦瑞先生(Michael Pillsbury)看到後,就在《推特》(Twitter)上發文澄清《環球網》上的這則消息根本不是事實。這說明“從未有過特朗普拒絕達賴喇嘛尊者的會晤意願的事情。就他個人而言,贊同特朗普和達賴喇嘛尊者的會晤。要求阿杜阿內加先生(Atul Aneja)立即收回他這篇文章。”可見,這位哈德遜研究中心中國戰略研究中心主任、高級研究員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先生是看了《印度教徒報》(《The Hindu》)上的文章以後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的。可以肯定,他和其他國際學者們一樣普遍認為,中共官方的媒體是不屑一顧的。

這樣真相大白於天下,中共是以放出假新聞來試探特朗普對西藏問題上的立場是否有變的。

事實是這樣的,尊者達賴喇嘛早在2016年11月10日,在日本的一次記者會上被問到是否希望會見美國新當選的總統時回答說:“當然,我期待不久的將來能夠與新當選的川普總統會面,如同與過去幾任美國總統、參眾兩院領袖們的會面一樣。”而最近一次是在2016年11月23日,在蒙古國訪問期間,在一次記者會上回答有關問題時講:“我希望來年訪問美國時,會晤特朗普總統。”

對此,特朗普政府新任的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2月1日在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聽證會上明確表示:“對西藏問題上的立場沒有改變,繼續努力敦促北京當局和西藏流亡政府的代表或達賴喇嘛尊者本人進行對話。要求北京政府尊重保護西藏獨特的宗教文化及語言文字。”當問到是否會晤達賴喇嘛尊者時,他毫無遲疑地回答;“會的!”他還提到目前中國政府阻止國際媒體、研究人員和官方人員進入西藏,並嚴控西藏境內信息流通等困難,還提出了,美國方面應該對中共官方在美國的新聞機構的負責人和工作人員,以及拒髮美國公民入藏簽證的中國官員,給予禁止來美的設想。

總之,特朗普總統確實沒有從政的經驗,可他曾經擔任過電視真人秀,對政客們的那些事情肯定見識不少,深有領悟,而且,他的確是一個成功的商人。難免在競選期間,說過很多有些政客想說而不能說的話、爆出了有些選民憋了很久而不肯表露的怨情。更是承諾了很多事情有待兌現。然而,特朗普總統肯定不會不知道,在美國總統不是萬能的。

來源:民主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