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宗教都追求世界和平


到現在為止,我們所討論的理論,與世界所有宗教的教義都能符合。我要強調`世界上的任何主要宗教—佛教、基督教教、儒教、印度教、伊斯蘭教、耆那教、猶太教、錫克教、道教、祆教—都有類似的關於愛的意念,都有以精神上的修持造福人群的相同目標,都有引導信徒們修成正果的宏願。所有宗教都是授給人們在心靈、身體與理論上至於至善的道德戒律;都是告誡我們不打誑語,不偷竊,不殺生等等。各教派大師遺傳下來的道德戒律,有一個共同目標就是公道無私。大師們希望引導信徒大眾從愚昧無知的左道旁門走出來,登上正道。

所有宗教對那些包藏著自私及其他罪過根源的混雜心靈,都認為應予匡正;每一個教派都教給信徒一條正道,走向和平、規律、倫理、明智的完美精神境界。在這種理解下,我所以相信所有宗教在本質上都有同樣的道理。教義的差異,可能是由於時間、環境及文化影響力的不同而引起;誠然,如果從宗教的形而上學的方面去作學理爭執,那必然會無盡無休,可是,如果在日常生活中,把所有宗教共同宣揚的引人為善的觀念,付諸實踐,應該要比在方法論上的小差異而爭論不休,更具意義吧。

有許許多多宗教,可以給人類帶來安慰與幸福,正好像有好些專門單方,可以治療不同的疾病一樣。因為,所有宗教都依循它們各自的途徑,竭力幫助人們免除苦難,謀求幸福。雖然,我們可能對某家宗教真理的闡釋較為喜愛,可是,大家一致的地方仍然比較多,這都是發自人心。每家宗教都循取它宗教的途徑去減輕人類致的地方仍然比較多,這都是發自人心。每家宗教都循取它自己的途徑去減輕人類的苦難,並求對世界文明有所貢獻。勸人皈依並不是問題重 點。例如,我就不常勸人皈依佛門,也不常宣揚佛法教義。我所常思考的,毋寧是在一個人性主義的佛教徒立場上,如何能對人類的幸福提供貢獻。

我在指出世界各宗教之間的基本相似之處的時候,並沒有排斥其他各教而特別鼓吹某教,也沒有探求一種新的「世界宗教」。為了豐富人類的經驗,充實世界文明的內容,世界上所有各宗教都不可或缺。人類的心靈,規格不一,氣質互異,所以,也需要各色各樣的方式來達成和平與幸福。就像食物一樣。有的人覺得基督教比較有吸引力,有的人喜歡佛教,因為佛教沒有創始主,一切都靠你自己的行為。對於其他宗教,我們也可以給予類似的評價。因此,我們的立場極其明白、人類需要世界上所有各宗教,來配合每一個人各自的生活方式,各種各樣的精神需要,以及各自的民族傳統等等。

基於此一觀點,無論世界何處,凡為增進各宗教之間的相互了解而作的努力,我都極表歡迎。此項需要,在目前尤為迫切。假如所有宗教都能以增進人類福利為其最高目的,那麽,他們很容易就可以同心協力,為世界和平而工作。各宗教間的相互了解,可以促進團結,加強合作。雖然,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步驟,卻不是很輕易就可達成。毋庸諱言,各宗教教條互有差異,我們也不能企望創立一個綜合性新教來取代現有的各宗教。每一個宗教都有它獨特的貢獻。每一教都有它獨自的教義,適合於特定的某一群人,適用於他們所了解的人生真諦。世界需要所有宗教並存。

有志於世界和平的宗教工作人士,亟須做好兩項基本工作`第一、我們必須促進各宗教間的相互了解, 以造成一個大家可以合作的基礎;此項工作,可以從彼此敬重對方的信仰教義著手,並強調我們的共同願望為全人類謀福。第二、對於感人心弦及增進人類幸福的基本精神價值,我們必須求得一個大家同意的共識;這就是說,我們必須強調世界所有各宗教的一個共同標誌—人性主義的理想。這兩個步驟完成後,我們可以獨自工作,也可以大夥合作,為世界和平建造它所需的精神基礎。

我們只要認定各種宗教的主要作用,是在培養人們的善心—-敬愛他人、精誠合作,那麽,我們這些不同門派的工作人士,就不難在一起工作,為世界和平而努力。最重要的是看宗教的宗旨,不要看重於那些學說理論的細微末節,否則,就變成說教論道了。我相信,世界上所有各主要宗教,都可以為世界和平提供貢獻,都可以為人類福利共同工作,只要我們能把那些微妙的教理教義爭論擺開。其實, 那些都只是各門各派自己的家務事。

儘管世界現代化帶來了進步的宗教與世事分離,儘管世界上某些地區正在有計劃的摧殘精神價值,可是,絕大多數人類仍然或此或彼的選擇了一種宗教信仰。這種對宗教虔誠不渝的信念,甚至在反宗教的政治體制下也屢見不鮮,明明白白顯示了宗教的潛力。這種精神潛能及力量,可以專門用來建造世界和平所需的精神環境。全世界的宗教領袖及人性主義者,在這方面負有不容旁貸的重任。

對世界和平的謀求,我們是只問耕耘,不問收穫。我們的心靈如果被憤怒所支配,我們會失去人類智力最高超的部分—-智慧,也就是明辨是非的能力。當今世界所面臨的最嚴重的一個問題就是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