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中國藏區著名佛學院被拆除


December 1, 2016 4:29 pm
喇榮五明佛學院是世界上最大的佛學院,已經成為藏人世界中最具影響力的機構之一。現在,中國官員加緊了對這片定居區的控制,迫使數百名佛教徒離開這裡  照片/ 紐約時報

喇榮五明佛學院是世界上最大的佛學院,已經成為藏人世界中最具影響力的機構之一。現在,中國官員加緊了對這片定居區的控制,迫使數百名佛教徒離開這裡 照片/ 紐約時報

文/黃安偉  (紐約時報)

中國喇榮——在山頂上,咆哮的鏈鋸聲蓋住了揚聲器裡傳來的附近寺廟一名喇嘛的誦經聲。

這裡是世界上最大的佛學院喇榮五明佛學院,工人們在用鏈鋸拆毀一排房子,此舉預示著數以千計手工建造的僧尼住房即將消失。

自1980年成立以來,喇榮五明佛學院已發展為一大片具有超現實感的、非同尋常的定居區——無數塗成紅色的住房圍繞在寺廟、佛塔和大型轉經輪周圍。這裡地處藏區一隅,住房散布在山谷的陡坡上,就像是司康餅上厚厚塗抹了一層草莓醬。

喇榮五明佛學院已經成為藏人世界中最具影響力的機構之一,從這裡到喜馬拉雅山,學院的高級僧侶舉辦法會讚頌佛法、進行辯論,勸人皈依。近年來,信徒們主要宣揚基於佛教信仰的「新十善業」運動,在整個地區傳法。

現在,中國官員加緊了對這片定居區的控制,很多藏人和他們的支持者說這是對藏人宗教活動的嚴重打擊。

近日一個下午,頭戴安全帽的工人正在拆除僧尼沿著山脊修建的小住房。當他們把木樑和塑料布扔到一邊時,尼姑在瓦礫中尋找自己的財物。一些似乎是便衣警察的人坐在街對面的一條長凳上看著這一幕。

工人們在拆除房屋。居民說,官員們打算通過大規模驅逐的方式,到明年年底將這個生活區的的人口減少到5000人   照片/ 紐約時報

工人們在拆除房屋。居民說,官員們打算通過大規模驅逐的方式,到明年年底將這個生活區的的人口減少到5000人 照片/ 紐約時報

數百名佛教徒已經被迫離開了該地區。一個僧人從窗檯看著拆除活動,他告訴我,他的住處在山谷的另一邊。他不願具名,以免受到當局的報復,為這篇文章接受採訪的其他人也是一樣。

「我聽說我的住處會被拆毀,」他說。「我不知道會不會允許我留下來。」

自2008年青藏高原發生大規模叛亂以來,藏人和中國政府之間的關係一直很緊張。藏人的文化和宗教生活遭到鎮壓,這仍然是他們不滿的主要原因,對喇榮五明佛學院這種重要宗教機構的限制讓他們怨聲載道。

許多藏人說,他們害怕藏語、傳統和敬神方式遭到侵蝕。中國仍然在譴責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並在整個地區禁止他的形象出現。

有人估計喇榮五明佛學院的人口達2萬人,其中很多是從青藏高原的各個角落涌到這裡的僧侶。在這個離省會成都有16小時車程的定居點,漢族佛教徒與藏人住在一起;漢族是中國的主要民族。

對喇榮五明佛學院居民的採訪和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和海外親藏團體的報告表明,官員們打算通過大規模驅逐的方式,到明年年底將這個生活區的的人口減少到5000人。今年夏天,官員開始驅逐不是四川省甘孜州居民的僧尼,傳統藏區康區有很大一部分位於甘孜州。

在中國人氣社交網路應用微信上,一些藏族用戶表示,被逐出的人必須發誓永遠不會再回來。當地居民和人權團體說,截至今年10月,已經有多達1000人被迫離開。

今年6月,政府官方網站上的一篇文章引述了當地政府官員華科的話,稱當局不是在驅趕居民或摧毀他們的住處,而是在對這個擁擠的生活區進行翻新,「以消除隱患,保障僧尼的生命財產安全」。

當拆除活動在今年夏天開啟的時候,官員開始禁止外國人士進入該地區。警方在山谷外設置多個檢查點。但上個月,我想辦法和兩名同事進入了喇榮。

路邊一個大的檢查點無人看管,我們在山谷入口處乘坐大巴,進入了定居點的中心。還有中國遊客前去遊覽,他們有許多是為觀看天葬。那是一種西藏喪葬儀式,將逝者的屍骨切成塊,供禿鷲食用。

27tibet-3-popup正午時分,著深紅色長袍的尼姑成群結隊地趕往大尼姑寺集合。僧尼們沿著蜿蜒的小路進出自己的家,所謂家,不過是用木樑、金屬和塑料板搭建的棚屋。說普通話的僧人——可能是漢人——正在挖下水道。

看上去像是普通的生活,沒什麼不尋常的,直到我們在沿山谷北麓而上的一條大路上見到一座巨大的轉經輪。它的旁邊有四名戴著安全帽的工人,正站在一處房屋上拆除金屬屋頂。附近堆著一堆土,那是另一處被拆房屋留下的瓦礫。

我們繼續往上走。在山脊上,我們看到了一大片正在被工人拆除的房屋。我們能聽到鏈鋸的聲音,附近還有一台黃色的挖掘機。

正在進行拆除的地方,在喇榮具有特別的宗教意義。那些房屋的對面,便是山谷最高的佛塔。朝聖者和居民會繞著佛塔轉圈,通常一邊轉圈一邊轉動手裡的轉經筒。

政府稱這裡人員擁擠,事實也的確如此。這裡有露天的排水溝和垃圾場。2014年,一場大火燒毀了大約100處房屋。但這裡的藏人稱,官方可以修建更新、更乾淨的飛地,而不是趕人。他們認為,政府的真正目的是削弱能與其抗衡的權力中心。

對於拆遷背後的動機,在印第安納大學(Indiana University)任教的西藏問題學者艾略特·史伯嶺(Elliot Sperling)同意藏人的觀點。

「不管是在西藏自治區境內和還是境外,共產黨認為藏區是比較不穩定的地區之一,對於除了它以外的其他權威,包括道德和行為權威,它是不會給好臉色的,喇榮寺的發展顯然成問題,」史伯嶺說。

喇榮寺位於色達縣附近,1980年由個人魅力非凡的喇嘛晉美彭措(Jigme Phuntsok)建立。在這裡,到處都能看到晉美彭措的畫像。(Larung Gar中的Gar意指修行的營地,起初只是一小批人)然後到了2001年,官方拆除房屋,趕走了很多居民。但此後人們又回來了。

喇榮五明佛學院在1980年由晉美彭措仁波切創辦,20年來不斷擴大    照片/ 紐約時報

喇榮五明佛學院在1980年由晉美彭措仁波切創辦,20年來不斷擴大 照片/ 紐約時報

晉美彭措2004年去世後,兩名地位很高的喇嘛接管喇榮寺。他們經常去國外談話和講學,擴大了喇榮寺的影響力。今年夏天,他們中的索達吉(Sodargye)去了歐洲,另一人慈誠羅珠(Tsultrim Lodro)則訪問了美國各高校。

兩位住持未公開發聲反對拆除。事實上,他們讓居民不要反對政府。居民稱,他們的看法是最好不要抗議拆除行為,而是順其自然,以後平靜地生活。

在由中國控制的藏區,喇榮寺的信徒一直在傳播「新十善業」運動。該運動仿照佛教戒律,精簡出了十項原則:不宰殺或售賣動物、不偷盜、不飲酒、不爭吵等。這一教義在甘孜尤其受歡迎。一些修行者佩戴的墜飾上有白鴿的圖案。官方注意到了他們的宗教行動主義。

對一些藏族遊牧民來說,由喇榮寺兩位住持傳達下來的這些信條讓生活變得更加艱難,因為他們的經濟大量依靠放牧和售賣動物,尤其是氂牛。「這些喇嘛非常受人尊敬,但一些藏人不贊成他們的政策,」巴黎高等研究應用學院(École Pratique des Hautes Études)研究西藏問題的學者卡蒂婭·比費特裡耶(Katia Buffetrille)說。

當局說這個生活區擁擠不安全,但藏人說政府的意圖是削弱可以對抗它的權力中心     照片/ 紐約時報

當局說這個生活區擁擠不安全,但藏人說政府的意圖是削弱可以對抗它的權力中心 照片/ 紐約時報

喇榮寺的僧人前往甘孜各地,試圖化解當地的衝突,並參與涉及社會正義的事務。在Lhagong草原——漢語裡叫塔公草原——僧人在居民想抗議一座大型鋰礦時幫他們起草文件。

但該地區的居民表示,當局對這類活動不滿。「他們想控制藏人,」一名來過喇榮寺多次的甘孜男子說。「他們不想讓喇榮寺發展得太快。」

20161129

———————————

作者:黃安偉(Edward Wong)是《紐約時報》北京分社社長。

Vanessa Piao對本文有研究貢獻。

翻譯:紐約時報中文網

點擊查看本文英文版。

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