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亲赴达兰萨拉觐见达赖喇嘛尊者之感想


March 18, 2017 2:12 pm
作者易松楠與達賴喇嘛尊者在達蘭薩拉行宮   2017年3月10日

作者易松楠與達賴喇嘛尊者在達蘭薩拉行宮 2017年3月10日

文/易松楠

和所有曾经在中国系统性地受过基础教育的人一样,出国前我不仅不理解“达赖喇嘛”这个词对于藏人的意义,甚至我只知道,他在大多数被洗脑的中国人眼中就只是一个充满敌意的政治标签。随着成长,虽然我对中国现政权对人民造成的苦难有了更深的了解,但在民族问题上,特别是在藏人问题上,我始终无法摆脱中共输出的固有印象。

出国后,随着网络封锁的屏障瞬间打开,我关注了很多流亡藏人的推特,并开始逐渐了解藏人的真正处境。又逐渐听了、看了一些达赖喇嘛尊者的演讲和推文,我发现每次尊者演讲的主题都是很普世性的,而不是拘泥于藏传佛教的教义中。这让本不信仰藏传佛教的我,对信仰给藏人带来的作用开始感到好奇,原先有关民族的刻板印象逐渐开始改变。后来我结识了曾在澳洲作为中国留学生代表与尊者见过面的張樹人,在他的介绍下便逐渐认识了众多藏人朋友,包括藏人行政中央驻澳州官员。后来我有幸参加了在悉尼举办的汉藏会议,并了解了尊者提出的中间道路,了解了抗暴日的历史。在这时,我开始感受到,尊者在我内心深处其实一直就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忘年之交的好友,而之前被中共强加的那些刻板印象无非是种错觉。就这样,我便更加强烈地渴望见到他本人,甚至探访在他生活的地方。

就这样,在今年三十抗暴日前夕,在藏人行政中央驻澳州代表处的介绍下,我与張樹人启程前往达兰萨拉。虽然我们一路劳顿,甚至因我持有中国护照而遭到了印度海关不短时间的盘问,但这丝毫不能阻挡我们见到尊者的渴望。到了达兰萨拉已经是清晨,下长途车后经过短暂的休息,我们便在负责人的安排下前往尊者的寝宫。我们被特意安排到一间单独的会客厅,与众多来参加抗暴日活动的各国议员一起等待觐见尊者。与我们一同觐见的还有一位来自台湾的藏传佛教教徒,他为尊者带来了厚重的礼品和佛像,并在此之前多次拜见过尊者。在此之前我们也得到了司政先生的亲切慰问。司政先生亲切而大方地询问我们的来历,在得知我们是海外中国留学生后,他眼里露出了格外关切的目光。

当我们走到走廊时,我们发现达赖喇嘛尊者已经在走廊迎候我们了。来到尊者面前时,尊者用他慈祥的脸庞向我们献上了注目礼。我不由自主地低下头行非常庄重的礼,以至于我不能抬起头。也许是我想到我之前了解尊者的整个过程而感慨万千——从在中共的教育体制内被迫地以“敌人”的身份认识尊者,到通过开放的信息环境了解尊者这位实际的忘年之友。在这样能够使人感慨万千,并且能够融化一切文化隔阂的氛围下,我重新抬起头,和樹人依次为尊者庄重地献上哈达,尊者也同样庄重地将哈达带在我们身上。这时,似乎旁边有官员用藏语介绍了我们的身份,并且尊者似乎也看出我内心所想,尊者便用英语勉励我们要在开放的环境下继续珍惜学习以及了解真相的机会,特别是在中国境内的人民无法完全了解真相的情况下。接着,尊者还说不论人们来自哪个国家,都要尽可能地共存于一体。

使我印象很深的是,尊者虽然很直接地指出中共对境内藏人的迫害愈演愈烈,但是却没有表现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敌意,甚至他还用中文称呼了这个名字。但是反之,中共当局却完全不讲逻辑地论断“达赖喇嘛”就等于“西藏主权”。尊者用印度各地语言文化差距很大却能良好共存这个事实,有力反驳了中共捏造出来的伪事实。最后,在我们与尊者一一合影前,尊者再次用一句中文点题了这次会面“一家人”。

易松楠與張樹人在達蘭薩拉覲見達賴喇嘛尊者  2017年3月10日

易松楠與張樹人在達蘭薩拉覲見達賴喇嘛尊者 2017年3月10日

是的,一家人。这正是尊者中间道路的核心之处,也是他每次演讲时永远不会离开的主题。一家人就是可以化干戈为玉帛,化坚冰为甘露。然而,中共在内心深处明知道这个道理的前提下,却非但从来没有把藏人当一家人,反而变本加厉地蚕食境内藏人为数不多的自由,同时对汉人洗脑以加深对藏人的敌意,只为了达到他们自己的政治经济利益。就如同尊者在决定即将为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学生致毕业辞之际,不仅受到来自中共使馆操控的所谓“爱国留学生”的妖魔化,少数个别为尊者说话的留学生居然还遭到了亲中共留学生的威胁,家人也被中共国保约谈。同时,中共也在试图对藏人进行分化式的瓦解:一面用完全没有得到藏人授权的、透支未来的经济发展模式迷惑藏人,破坏西藏的生存环境;一面用“保留谈判渠道”的虚假承诺开空头支票;一面开动宣传机器妖魔化藏人在达兰萨拉的生存状态。这样做的后果,便是汉藏之间的隔阂越来越严重,在更加缺乏了解的情况下,本不必要的敌意也自然会越来越严重。甚至不认同中共统治的汉人也普遍不清楚藏人真正的所需所想,无法摆脱中共曾经强加给他们的民族观念枷锁,误认为“中间道路”就是与中共妥协,不彻底反抗中共。然而,藏人恰恰以信仰为武器,在达赖喇嘛尊者的带领下,将反抗中共民族政策的斗争展现在了全世界面前,并赢得了全世界的尊重。这些都证明,中间道路恰恰是反抗中共最彻底的路径。在之后两天的行程中,我们通过与藏人前政治犯、藏人记者和行政中央官员的接触,以及对儿童村和罗布林卡的参观,都能够感受到藏人对中间道路的认同,以及对信仰、民族团结和自由坚定不移的支持,并努力地将这种观念培养给下一代。

在当今面临孤立主义挑战的国际环境中,了解和真相往往比任何时间都重要。是的,拉萨和达兰萨拉的藏人就是一家人,全世界的藏人更是一家人。当今内地西藏旅游升温的现象已经表示越来越多的汉人开始试图了解藏地的真相。然而,这样的短期旅游产品大多是中共搭建好的海市蜃楼,通过这种方式必然无法充分了解藏人的真实处境。所以我倡议所有热衷于西藏旅游的人们,在领略了布达拉宫的雄伟后,能够尝试着翻越喜马拉雅山,来到另一侧的达兰萨拉,体会藏人的真实内心世界。我更加倡议那些曾经对尊者抱有敌意的中国留学生,也能够克服恐惧,主动来到达兰萨拉这座圣地,体会它锡安之地一般的和平,并与尊者进行近距离的了解,真正意识到,我们本就是一家人。

因此我体会到,“达赖喇嘛”这个词对于藏人来说不仅是一个职位,而且是一种符号——只要他在,藏人就永远是一家人,不论流亡还是回到故土,都永远不离不弃。

2017/3/17

易松楠

写于布里斯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