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血!血!血!——-


April 2, 2017 3:07 am

文/桑杰嘉

“我们是被你们在49年前杀死的人的灵魂!我们不怕死!你们现在杀了我们,我们还会再回来的!”

——这是2008年3月图伯特(西藏)人在拉萨进行抗议时的口号。

每年的3月10日,流亡在世界各地的图伯特人展开各种活动纪念1959年3月自由抗暴和追思血染雪域大地的图伯特儿女。1959年三月起,对于图伯特人三月是屠杀和鲜血的同名词。还有1988年、1989年、2008年3月……图伯特人经历着一个又一个鲜血染红的三月,成千上万的图伯特人为自由、独立和正义用生命谱写三月,更可悲的是它不是过去而是持续进行式,这也是为什么在全球人权报告中图伯特人权紧跟战火连天的叙利亚之后而列北韩之前。

1959年3月10日拉萨罗布林卡抗议的民众

1959年3月10日拉萨罗布林卡抗议的民众

1959年3月10日,图伯特人前往达赖喇嘛的夏宫罗布林卡,请愿政教领袖达赖喇嘛放弃去中共军营看戏的决定,并为了防止中共劫持或骗走达赖喇嘛,包围了罗布林卡。人越来越多,而且开始组织分工包围罗布林卡,对图伯特政府官员的言行进行了批评:“达赖喇嘛是我们雪域图伯特的怙主,请贵族们不要用他来换中国的大洋!”,同时也开始对中共军队占领图伯特表达了抗议。

1959年3月12日图伯特妇女在布达拉宫前举行抗议

1959年3月12日图伯特妇女在布达拉宫前举行抗议

3月12日,数千名图伯特妇女聚集布达拉宫前抗议中共军队占领图伯特。

在之后的一周里,中共军方完成了一切军事准备,并在3月17日向达赖喇嘛居住,并有数千图伯特人守卫的罗布林卡发射了两发炮弹,炮弹在离达赖喇嘛宫殿不远处爆炸,这是血腥屠杀图伯特民众的不祥的预兆。

不管当时在拉萨民众的证词,还是图伯特政府官员以及中共自己出版的资料证明,1959年中共在拉萨展开的是一次大屠杀。是装备精良,身经百战的正规军队用大炮、装甲车、喷火器对拉萨市平民展开的屠杀行动。因为,当时对抗中共的图伯特反抗军不在拉萨,有战斗能力的绝大多数人已经去参加了抵抗军,而且,拉萨的图伯特政府军也没有力量对抗中共军队,中共对拉萨实施军事行动过程中证明了这个事实,而当时的中共军队高层更清楚图伯特方面的实际力量。

如今的3月,被中共称为“敏感期”,草木皆兵,增派军警加强戒备,不仅封锁对外通讯渠道,还限制地方图伯特人的行动自由。在铁幕之下图伯特人为了那个遥远的不流血的三月点燃着一个个生命—-

1959年3月10日,图伯特民众集聚罗布林卡发起保护达赖喇嘛的运动之后,在拉萨的中共军队以“叛乱”,打击“叛匪”之名,决定先打甲波日(药王山),因为是拉萨市的制高点。之后,东西两面对罗布林卡实施夹击,最后包围拉萨市区。

现场一1959年3月    拉萨甲波日(药王山):
3月20日,“中国人从炮兵营向(甲波日)药王山开炮,打了两个小时,没有间断,整座山上浓烟滚滚。—后来当炮火停下、浓烟散去之后,药王山已是一片焦土,山顶的所有建筑都被轰平了。”(1)这是当时在然玛岗的居钦图丹朗杰看到的情景。

中共说:“对药王山实施炮击二小时后,山上所有建筑全部被轰平,十时十五分,步兵一五九团二营四连在副营长张福臣和指导员曹志凯的带领下,向山上发起猛攻—轻重机枪一齐射击,掩护喷火器排接近目标,喷火器向前进方向的障碍物喷射摧毁性的火焰后,步兵随即发起冲锋。二营四连一个冲锋到山顶,没有遭到一点狙击。”(2)

当时的中共军方指挥官说:“药王山头烟火飞腾,尘土弥漫,乱世崩云,炮火一批比一批更加猛烈,更准确、间隙的时间更短!我感到大地在震抖,仿佛空气也在燃烧。”(3)中共军队一小时之内发射了一千多发炮弹轰炸了甲波日。甲波日是图伯特医院和历算院,有寺院等建筑。中共军队如此猛烈的轰炸之后编造甲波日“山上九千名康巴叛匪的指挥所”(4)等弥天大谎。

拉萨罗布林卡:
睡在罗布林卡的图伯特政府公务员丹巴索巴先生见证:“3月20日凌晨拉萨时间两点钟,解放军的炮弹掠过达赖喇嘛的寝宫顶,落在了寝宫与厨房之间的院子里爆炸,震得非常厉害,达赖喇嘛寝宫的窗户玻璃全部被震碎了。这是轰向罗布林卡的第一炮,当时我就在寝宫那里,被炮声惊醒了。第一声炮响让我非常紧张,听到第二,第三声炮响后,慢慢就没有恐惧了,更何况炮弹已经像下雨一样密集起来。就是说,此时中共并不知道达赖喇嘛已经出走,但他们却朝罗布林卡开炮了。”(5)
中共说:“攻打罗布林卡的战斗开始,三0八团全部大炮和一五五团设在烈士陵园炮阵上的六0炮、八二迫击炮、无后座力炮,一齐向罗布林卡轰击,采用续进弹幕的打法,即以十五公分为一个射点逐次成一条线向前推进,这是炮兵轰击最强大的火力,炮弹先从东往西一层一层地撒开,遍地开花。叛匪承受不住这猛烈炮火的打击,纷纷从东往西跑,炮弹追着他们往西炸。叛匪跑到西,见炮弹在西炸,又调头往东跑,炮弹仍追着掉进叛匪群中爆炸,这样从东往西,又从西往东来回地轰击—”(6) “用122毫米榴弹炮以徐进弹幕射击的方式轰击园内空地上的叛匪,以15米一个炸点逐次成一线推进,在猛烈火力打击下,上千叛匪窜出罗布林卡,炮弹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追着落下,炸得其人仰马翻—-”(7)
当时在罗布林卡的图伯特人堪穹达热•多阿塔钦说:“下午三点时 ,罗布林卡南门的然马岗渡口的这边,炮弹像下雨一样落到渡口对面的沙滩上,炮轰了大约两个小时。炮弹的烟雾中,数百名人马在烟雾里来回乱跑,这些人就是自愿守护罗布林卡的民众,和刚才在罗布林卡里面准备马匹要逃走的人。在这次炮轰中,数千藏人被屠杀,炮轰中死去的政府工作人员有洛桑益西,孜仲坚赞扎西,贡确多丹朱古,桑多录格登等。”(8)

中共军队轰炸罗布林卡后民众只能逃亡。在罗布林卡不远处然玛岗的居钦图丹朗杰看到:“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骑马的、奔跑的,都跑向渡口方向,被扫射得人仰马翻,罗布林卡和然玛岗之间的那一带堆满了尸体。有的人还是跑到了河边,我们脚下的军人一阵扫射后,人和马倒下在河里,河水慢慢地流,被打死的人和马的尸体堵塞了河道,堵了一阵子后,河水又把尸体冲开,一片红红地裹著尸体淌下去,我当时只觉得这世上所有的人都被杀光了吧……拉萨城内、达赖喇嘛警卫队军营、江孜军营、罗布林卡…….炮火连天直到天黑。”(9)

拉萨布达拉宫:
当时在然玛岗的图伯特人看到:“罗多林卡的新军营也向布达拉宫开炮,炮火在布达拉宫宫墙上炸开,黑烟、白烟,特别轰炸红宫时红色的尘烟滚滚,大概炮轰了一个多小时,我以为布达拉宫已经完了。”(10)

中共说:“苗中琴将炮阵地设在军区大院临近拉萨河北岸的空地上,炮一架好,扶廷修对苗中琴说给我打两炮让他们看看。苗中琴用望远镜朝布达拉宫观察一阵,发现了一个窗口有火力射击,立即命令一门无座力炮瞄准这个窗口打了一炮,这个窗口再也没有火力射击。”(11)

拉萨小昭寺:
中共军官说:“我军即以爆破、喷火器、手榴弹、冲锋枪等短兵武器,对敌展开猛烈攻击。”(12)

当时在小昭寺的僧人扎西巴登的证词:“他们发射了两颗炮弹。然后停了几分钟。他们在校正坐标。—经过试射之后,在炮声震天中,炮弹像阵骤雨地打在小昭寺。日落后,我在庙的废墟里看到大约五六十具的尸体。”(13)

另外一位图伯特人指证:“这时候,四面八方朝我们开枪,弹如雨下,弹打到墙壁上,灰尘四起。小昭寺金顶的屋脊和管家房子所在的那一排房子,辨经场里的印经院被共军放火烧着,浓烟滚滚。”(14)

拉萨大昭寺:
当时担任保卫大昭寺的图伯特政府职员强巴丹增说:“院子里有一些藏军和很多自愿来保护大昭寺的民众,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大多数人乱纷纷的各自找自己的位置。有的站在院子里,有的上到屋顶,有的跑到楼上的走廊上。有一大群人守在正门口,试图以血肉之躯保卫神圣的大昭寺。

–他们认为解放军会从各大门攻入大昭寺,因此各人分工,负责带领图伯特兵和民众把守各大门。正门口人最多,数百人拿着刀枪守卫在大门内外,准备以血肉之躯阻挡进攻的军队。

帕廓街一带遭到炮击,炮弹落到大昭寺正门前,门前的石板被炸烂,在门口守护的民众、图伯特士兵和僧人死伤惨重。煮茶的地点被炮弹击中,堆在墙边的柴草着火。附近楼房顶上的汉人朝大昭寺里扫射,子弹打在金顶上,碎片噼噼啪啪地掉在院子里。大昭寺内的图伯特军只有几挺机枪,民众有一些英式步枪,显然无法抵挡。我没有让图伯特军还击,因为附近有许多民众,他担心还击会引来对方的手榴弹,导致民众伤亡。—最后为了避免大昭寺被中共炸毁,图伯特人投降了–

辆装甲车驶入帕廓街—
以上的是中共军队在1959年实施屠杀的主要地点,据中共资料显示当时对17个目标事实了大炮的轰炸,无法一一列举。

中共1959年3月在拉萨实施大屠杀行动至今没有公开杀死图伯特人的数目。其实,中共是最清楚杀了多少人,只是不敢公开,如果公开将会震惊世界,将成为中国人的“南京大屠杀”版。据法国作家董尼德说法是4万名全副武装的中国士兵对2万名图伯特人的镇压。他还说:“中国方面估计约有二千藏民死亡,不过很多消息认为死亡人数至少在一万左右,有的甚至说在这三天的屠杀中,至少有二万人死亡。”(15)另一方面,当时中共军队的伤亡情况更能证明中共实施的是大屠杀,而非当时在拉萨的中共军方和之后中共政府一再重复的“叛乱”,更不是战争。最多,图伯特人进行抗议,包围罗布林卡保护达赖喇嘛而已。

现场二:上世纪八十年代

自1987年9月起,图伯特首都拉萨为中心发生了多次要求图伯特独立等示威游行活动,而且,规模一起比一起大,到了1989年3月的抗议游行规模达到新的高度。中共政府对每次的抗议活动实施了血腥镇压。1989年3月发生抗议活动,中共展开镇压,当时中共驻图伯特最高官员胡锦涛戴着钢盔在拉萨街头指挥镇压,并对拉萨实施了长达一年多的戒严。

1987年图伯特人在拉萨抗议

1987年图伯特人在拉萨抗议

1988年3月拉萨:

1988年3月5日早上九时五十分左右,图伯特首都拉萨再次发生抗议运动。僧人们通过当时举行的墨兰钦莫的麦克风高呼“图伯特要自由!、图伯特要独立!、打倒中国的压迫!、达赖喇嘛万岁!”的口号。数百名的僧人加入了抗议游行示威中沿着八廓街移动,数千计的图伯特民众也加入了游行的队伍。抗议发生不久中国政府数千名全副武装的警察部队赶到现场,发射催泪瓦斯驱逐民众。数百名的僧人被抓进军用卡车。中国军警开始大开杀戒,向抗议示威游行的民众开枪射击。一直到当天晚上,拉萨时的枪声没有停止。据后来的中国官方的消息称,当时有一万多人参加了抗议运动。其中获悉两千五百人遭入狱。

1989年3月拉萨:
这次抗议运动开始于3月5日,数百名僧人前往大昭寺前公开举行抗议游行,他们高喊“图伯特独立!”,数千计的图伯特人参与了抗议运动。他们分成四、五百人示威游行队伍,高举图伯特国旗在拉萨市到处游行,到了晚上拉萨市图伯特人社区变成了中国军警的屠杀场。半夜过后中国军警在图伯特人社区展开了大规模的清扫行动。据目击者证实,在拉萨的好几个地方发生中国军警一进门就用冲锋枪扫射,大人小孩一起杀死的事件。据拉萨的《北京青年报》记者唐达献所看到的公安局报告,拉萨居民有387人死亡,721人受伤,2100人被拘留;僧人有82人死亡,37人受伤,650人被拘留。

1989年3月7日,中国政府宣布拉萨戒严,拉萨的戒严1990年5月1日才被解除。

对图伯特人的抗议中共每次都是非颠倒地冠上很多莫须有的罪名。事实上是 “无非是一个被殖民主义压迫的忍无可忍的民族,站起来反抗的传统形式。”(16)。

现场三:2008年3月

2008年3月,在图伯特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图伯特土鼠年和平抗议运动,抗议运动席卷图伯特三区,甚至在中国北京等部分城市中的图伯特学生也加入了这一运动。参与抗议的有僧人、尼师、牧民、农民、知识分子等。更重要的是抗议运动虽然如同以往一样遭到了中共军警的血腥镇压。但是,抗议运动至今还在延续,2009年开始进行自焚抗议,至今发生145起自焚抗议。之后再以单独上街抗议游行。

2008年3月14日在拉萨街头的中共军队,装甲车和军车的番号都被纸张或报纸遮盖

2008年3月14日在拉萨街头的中共军队,装甲车和军车的番号都被纸张或报纸遮盖

拉萨,3月14日:

下午约3点,有数十名特警在帕廓街内枪杀了图伯特人。傍晚,当局大量军队入城镇压,身着武警制服的或身着陆军迷彩服的军人不满全城,到处都是军车、装甲车,但是车辆上的部队番号都被纸张或报纸遮盖。军警使用催泪弹,开枪,并封锁藏人集聚区,如嘎玛贡桑居民区、拉萨老城区一带。当晚宵禁,图伯特人集聚区枪声不断。

14日起,当局取消开枪禁令,军警可以对抗议人群开枪。据一些逃难现场的目击者反映,这天在老城区鲁固一带、小昭寺、帕廓街等地,均有示威者和行人中枪倒地,都是图伯特人,男女老幼皆有,至少上百人被枪杀,但尸体都被军警强行没收。这在后来人权组织获得《(机密)拉萨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2008]拉公刑法检字第092号》、《093号》、《093号》和《101号》以及在《拉萨市西山殡仪馆中尸体名单列表》得到了证明。(17)

安多,3月15日:
夏河县,上万僧俗(包括男女老幼)举行大规模抗议游行,与当地公安和武警发生冲突,随后当局调来兰州军区四十多辆拖着大炮的军车、二十多辆装甲车,向手无寸铁的男女老幼开枪,打死打伤藏人,数目不详,抓捕近二十人。

2008年安多(夏河县的抗议)

2008年安多(夏河县的抗议)

3月16日:阿坝县,凌晨4点,当地知识分子觉勒达瓦等被抓走,不知下落。上午,县城中心的格尔登寺举行佛事活动,遭到寺院附近军营军人的骚扰,引发僧人和民众在县城内举行大规模的抗议游行,冲击县政府和公安局,砸毁当局官车和警车,当即军警残酷镇压,当场打死约30人,其中有僧人、学生、牧民,还有一位孕妇,一个5岁的孩子和藏文中学初二一班16岁的女学生楞珠措。

若尔盖县朗木寺的抗议事件中军警开枪,打死3人,伤多人,当地医院拒绝治疗。

玛曲县发生规模空前的抗议活动。在当地寺院僧众的带领下,玛曲县上千名民众走上街头,包括玛曲县藏文中学和藏文小学的学生。—当局急派军警镇压,当场开枪射杀12名示威的图伯特人,抓捕八十多人,有上百人受伤。

2008年在甘肃兰州的西北民族大学学生抗议

2008年在甘肃兰州的西北民族大学学生抗议

康,3月20日

20日下午4-5点,克果乡牧民为保护雪山狮子旗,被数千武装军警镇压,到目前为止死伤超过二十人,事件起因是军警像图伯特人宣布“中央直接下令谁游行就枪毙谁”,接着要取下雪山狮子旗时,被图伯特人阻拦,军警开枪。

3月24日:下午约4点半,康(四川省甘孜州)炉霍县三区朱倭乡哦格寺二百多名尼众和觉日寺二百多名喇嘛,以及约八百名农民举行和平请愿游行。炉霍县当局派军警强行阻拦,发生冲突,军警开枪,觉日寺的一僧人当场中枪身亡,有是多人中枪受伤。(18)其中有中枪后在山上躲藏一年多,后来流亡印度的次旺顿珠。

………
三月,反占领,反殖民,反镇压之血流淌了58年,但是,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一悲惨的真相呢?没有真相无法和解,图伯特和中国的和解从了解真相开始。

注释:

1,《翻身乱世—流亡藏人口述录》2015年台湾雪域出版社出版,作者唐丹鸿、桑杰嘉,第151页。
2,《西藏平叛纪实》1993年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吉柚权(中共军方作家),第114页。
3,王国珍(1959年西藏军区308炮团三连连长,炮轰甲波日、罗布林卡、布达拉宫的指挥者之一)《西藏革命回忆录》第四辑,40-41页。
4,《西藏平叛纪实》1993年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吉柚权(中共军方作家),第113页。
5,《翻身乱世—流亡藏人口述录》2015年台湾雪域出版社出版,作者唐丹鸿、桑杰嘉,第197页。
6,《西藏平叛纪实》1993年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吉柚权(中共军方作家),第115页。
7,徐焰:“藏区评判的五年艰苦岁月”,网络版:http://mil.news.sina.com.cn/p/2008-12-11/0810534237.html
8,堪穹达热•多阿塔钦(当时图伯特政府公务员)回忆录。
9,《翻身乱世—流亡藏人口述录》2015年台湾雪域出版社出版,作者唐丹鸿、桑杰嘉,第152页。
10,《居钦图丹朗杰自传》(藏文)第五册,2014年印度出版,作者居钦图丹朗杰,第283页
11,《西藏平叛纪实》1993年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吉柚权(中共军方作家),第119-120页。
12,陈炳(解放军军官),《西藏革命回忆录》第四辑,23页。
13,《西藏生与死》作者董尼德,台湾时报出版社1994年出版。第67页。
14,玉洛.达瓦次仁:《玉洛纯洁的眼泪》(藏文版),45页。
15,《西藏生与死》作者董尼德,台湾时报出版社1994年出版。第68页。
16,《西藏生与死》作者董尼德,台湾时报出版社1994年出版。第191页。
17,见桑杰嘉的文章《中共机密文件证明:2008年3月中共在拉萨屠杀藏人》,民主中国刊登。
18,依图伯特著名作家唯色的《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记》。

本章的原题目是:三月,血!血!血!——-民主中国编辑先生/女士改成了““三月”藏民抗争历程”,对此本人提出反对,因为,笔者和很多图伯特作家从来不用殖民者(中共)的语言:“藏民”(指图伯特人/西藏人)词。而且,文章中根本没有“藏民”,编辑的解释是:“题目为了准确反映文意”,相信读者能辨析—–

2017年3月16日
天葬臺 於 上午1:58

来源: 民主中国首发  2017年3月28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