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西藏』讀後有感


August 19, 2014 3:27 pm

文/次仁旺久:

筆者在一九八九年三月二十二日台灣《中央日報》海外版第五版副刊上,看到台北隨筆專欄刊登顏元叔所寫的一篇題為『我看西藏』一文。本想此文不值一駁,但考慮到目前在大陸和包括台灣在內的海內外中國人,由於聽信中共歪曲西藏歷史所作的大量宣傳,不能瞭解西藏的真實情況。為此,筆者想談一談『我看西藏』一文所涉及的有關西藏問題,以便澄清對西藏問題的模糊認識和誤解。

首先,作者在文章一開始就劈頭蓋臉地對一位在台北某校讀書的藏籍學生說﹕『你如果贊成西藏獨立,你我就是敵人,你不贊成,你我就是同胞』。緊接著他又對主持正義同情西藏人們反壓迫起來斗爭的另一位他的同事提醒說﹕『西藏不僅反中共更反中國,他們要搞西藏獨立』。他的這種恫嚇挑撥刺激種族不合的卑鄙手段,其目的在于歪曲和扭轉西藏人們所作的正義斗爭阻擾同類伸張正義的呼聲。那麼,西藏真的不反共更不反中國嗎?是的,西藏人民所進行的斗爭是爭取西藏自由選擇自己命運的斗爭。是爭取民主、人權、自由和平的斗爭,最重要的是為已有獨特文化的人民和民族的生存而斗爭。這種斗爭的性質並不是反包括台灣在內的全中國。西藏人民所反對的是,不論過去和現在,對臨近國家的大片領土,或異族的豐富資源,進行武力強佔及掠奪,並對異族進行壓迫,同化甚至消滅異族的一小撮統治者這一小撮統治者提出所謂『五族共和』及『民族大家庭』的真正含義就在于消滅異族而已。

其次,作者滿肚子『恐外』的心理譴責美、歐、列強對中國的欺辱時,似乎從來沒有想到中國統治者自己對另一個更加弱小的民族—-西藏民族的征服和壓制,在感嘆外國人『不平等』條約帶給中華民族的屈辱時,也不會反省過中共統治者自己強加給西藏的一個不折不扣的『不平等』條約—在槍桿子的逼迫下,答應的『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條協議』。在責備藏人不留在秋海棠葉之內時,不想一百二十萬西藏人民由於中共的佔領而死亡。六千多座寺廟摧毀成廢墟。並把藏人所稱的﹕上阿里三國,中前後藏四部,下青(海)康(區)之崗,面積二百五十萬平方公里,人口有六百多萬的一個完整的西藏,已被中國統治者瓜分成包括所謂的一個大自治區、十個自治州、四個自治縣的大、中、小十五塊。(以上還不包括被漢化而未給于自治州及縣的藏族地區)到目前為止,不承認這些洲縣為西藏之領土。只承認面積一百二十多萬的前後藏地區及康區的一小部分為所謂西藏自治區,同時分化西藏民族中的所謂『異族』,減少藏人的人口,達到對西藏高原推動大規模人口轉移的目的。由此可見,當今中國統治者的用武力瓜分的伎能,大大超出美歐,甚至超出當年德國納埣希特勒。這一點人類劣根性,則是那位『我看西藏』的大作者顏元叔先生帶著大望遠鏡加顯微鏡也見不到的『大陰暗面』。作者在談到西藏的語言,文化等等固然不同于中國,但,畢竟藏人在血統上、容貌上,及至信仰上接近漢人,而決不接近于印度......云云。

按照作者的邏輯來看,把日本人、朝鮮人、蒙古人,乃之越南、緬甸、泰國等人,不穿各自的服裝,不說各自的語言,即能認出誰是異族?單憑極其相似的容貌、信仰,認定他們都是炎黃子孫並責罵他們不以中國人為榮。難道這不是極其荒謬及可笑嗎?再說,中國人留在自己的老家,不去佔領別族的土地、不做殺人掠奪,那個老外關你的閑事,那個西藏人會走出街道高喊西藏獨立,中國滾出西藏等口號呢?中國人不賴在西藏,返回自己的故鄉藏人和漢人相安無事,漢藏之間為何不能你好我好!

作者在文章的末尾嘲笑『西藏能獨立』那澎湖也能獨立之余,又以恐外的心理西藏如是獨立,一定會成為別的什麼大國的『兄弟之邦』。『西藏真能獨立就沒有本錢』。有關西藏能不能獨立,有沒有本錢的問題,本文內限于篇幅暫不作評論。但是古今中外,以少勝多,弱小能打敗強國的例子並不很少。遠的不說,就拿國共兩黨的歷史來看,昔日號稱『上有飛機下有大炮,並具美軍裝備的八百萬國軍』不就是慘敗在『小米加步槍』兵力只有二十萬的共軍手下,最後狼狽不堪的退到孤島台灣嗎?至于作者在文中不分青紅皂白地提到達賴喇嘛所信奉究竟是佛祖釋迦牟尼還是何梅尼』的這一無理責問。不需要筆者用過分的語言來進行答辯。眾所周知,達賴喇嘛一向不主張暴力。而且西藏人民在中共的殘暴屠刀下,喪失生命之際,他還以佛家所具有的忍耐、寬容的心情和態度,一再勸導西藏人民克制,不要玩火冒險。並不斷地與中共尋求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辦法。他的這種善良寬容,決定反對暴力來尋求和平所作的努力得到包括國共兩黨在內的舉世公認。這一無可辯駁的事實。

再說,藏族長期受大漢族主義壓迫,以至造成西藏生靈塗碳,敗壞多于建設。因此,西藏人民最終還是寧願過他們自己的『舊』生活,而不要現代化,寧要神權統治,不要中共統治,寧做達賴喇嘛的信徒,而不願留在『海堂葉之內潛出頭』。西藏這一活生生的事實與中共侵佔殺人、滅族、反而指責藏人分裂鬧獨立間的差異,你這位撥弄是非、惑人耳目的作者應該知曉。

—–原載《西藏論壇》一九八九年十月